除去幻想,区块链只是一个昂贵和缓慢的数据库吗?(下)

由于区块链与数据库功能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一些愤世嫉俗者相信,一旦你剥离了与区块链及其加密货币起源相关的炒作,你所留下的,不过是一个幻想,以及一个缓慢而昂贵的数据库。然而,事情真是这样的吗?

私有链与公有链

区块链并不是只有一种。例如,某些区块链属于公链,象比特币;同时,另一些区块链属于私链或混合链,象超级账本、R3 Corda和瑞波。在公链上,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并且成为网络节点,或者提交事务处理。此外,任何人都有权查看这些交易记录(就象比特币的交易)。

在私链上,分类总账的发起人有权决定谁可以加入、查看交易信息,并且提交新的区块。然而,链中的每个授权节点仍然对哪些数据被批准用于记录有发言权。网络成员由分散的证书颁发机构颁发的成员身份PKI密钥识别。

此外,Gartner研究副总裁Avivah Litan认为,在许可的区块链交易基础之上达成的分散共识,最终可能使不存在定相互信任的各方以可信任的方式开展业务。

与数据库不同,每一个参与许可区块链网络实体,理论上来说都可以运行一个共识/验证节点;而实际上,因为他们没有相应的技能或带宽,这些实体并没有做这事。相反,他们通常将项目转给项目发起人或供应商。Litan补充说。

利坦表示:“人们普遍认为,一旦这些公司熟悉并获得区块链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们将与项目发起人或供应商一起参与交易验证和共识……然而,这种情况不会在近期发生,直到公共区块链成熟和规模扩大。”

特许区块链通过智能合约提供业务自动化工具。智能合约执行透明的、预先确定的规则,并使区块链避开中央权威。智能合约在“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就执行”的前提下运行。例如,当海运公司收到交付付款时,供应链区块链中的智能合约可以触发供应商制造另一个产品来填充下一个订单。

一种极端的情况,就是智能合约一旦被写就,一个错误就不能被修正,或者改变就不能发生。换句话说,你被错误的代码困住了。

并非如此

Forrester首席分析师Martha Bennett表示:“在许可的环境中,更新智能合约的能力是既定的,而且是设计在框架中的。”当然,您需要一个强大的治理模型,但是对于公链,您也需要这种模型。从技术上讲,分叉一个链并不需要太多。”

治理模型允许区块链临时或永久地拆分或“分叉”,从而创建新的区块分支。硬分叉是与以前的区块链的永久差异;软分叉是向后兼容的临时变化。想象一列火车通过一个开关改变轨道;在区块链中,开关将由大多数人控制,并拥有铁路服务的权力。

例如,Linux基金会的超级账本就是一个特许区块链平台。这意味着从某种程度上讲,所有参与者都可以被识别出来,并且区块链具有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的适当治理。

何时可以用区块链替代数据库

Forrester公司的Bennett认为公司还不应当采用区块链,除非目前的应用场景真地需要这种类型的架构。原因在于分布式系统总是会增加开销,而且许多算法和技术还处于初级阶段。

这里有两个公司考虑采用区块链与否的关键问题:

生态系统(或分布式账本网络的发起人)是否有充分的理由不希望通过单一的中央控制系统共享数据?公司是否希望处理涉及跨公司边界运行的自动化流程的用例和/或利用通证化技术的潜力?(通证化技术是可将商品资产转化为数字资产)

Medici Ventures公司是Overstock.com的风险投资部门,此前已在区块链领域进行过大量投资,包手几十家初创企业。五年前,Overstock.com开始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Medici Ventures公司的COO Joel Weight认为,区块链技术的亮点在于涉及多个组织。

“我的银行不需要区块链来跟踪我的支票账户余额,也不需要将资金从我的支票账户转移到我的储蓄账户,”Weight说。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只是将资金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一个口袋,这是一个快速、安全的数据库非常适合的。”

区块链的用处在于,当两个组织对于世界拥有相同的视角时,可以把数据存在他们自己的数据库中。但如果想要共享这些数据,来确保每家公司看到的数据是相同的,或者或者确保双方实际拥有他们希望交换的资产,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采用区块链。Weight做了这样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