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有区块链的设计感悟:我们都把资产交给了抱着黄金逛街的孩子?


 

不管是公链还是区块链的概念,都来自于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随之诞生的还有一个能够让全网参与共识的货币机制。

一直以来,不断有人在挑战比特币,例如质疑过高的手续费、交易速度、网络拥堵等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其实都是为了确保比特币的“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

首先,“安全性”不仅仅是确保所有的比特币能在链上安全的交易,更是让交易资料能够安全的被记载与存储的最重要法则,后来的其他区块链也脱离不了这一点,所以“安全性”几乎是任何区块链的命脉;而去中心化则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以及长期以来密码朋克组织视死如归所要拥抱的真理。

比特币的安全靠什么来维护?矿工。

更细致一点说,是靠“通过维护比特币网络能获得足够利益”的矿工,所以有了出块奖励,有了手续费等方式,从而让矿工与比特币的价值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背后牺牲的则是电力,算力等等的成本。

因此,比特币至今为什么看似不灵活,却能恒久不坠,关键在于他们花了非常大的成本和心力,创造了一种比特币矿工与比特币系统产生双赢的局面。

我想这可能也是Bitcoin Core一直想让比特币系统维持着如此简单的架构的原因。

因为简单就是安全最好的朋友。

所以,尽管有很多人批评比特币的缺点,但在很多Bitcoin Geeks的眼中,那些缺点并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比特币系统也比较难参与所谓的区块链应用,例如智能合约,当然硬写是可以的。

事实上,最初在比特币杂志写稿子的小V神也曾试图说服比特币社区给比特币做扩展,但是最终并未成功,于是才有了以太坊。

开启千帆相竞的区块链航海时代 — 以太坊(Ethereum)

以太坊问世以后,靠着V神、Gavin Wood等人还有一干热情的以太坊社区开发者和拥护者,开启了风起云涌的区块链航海时代。

在以太坊以前,除了照着比特币的脚本乖乖发币以外,其他的应用或噱头都没有人敢想。以太坊的出现,则彻底的开启了大家对于区块链的脑洞。

以太坊公链上逐渐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项目,以及各种项目的交易资料,还有被记载的智能合约内容。但是网络拥堵的问题也因此彻底爆发了。

慢,以太坊核心开发团队看到了,其他团队也看到了,就连用户都感觉到了。

这个时候的区块链圈,除了有很多人依然在勾画美好的区块链愿景外,也有更多人开始试图解决“不可能三角”的问题。很多新兴公链也随之跳了出来,说他们能够做得更好。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共识演算法与人心的博弈

当然我们都知道,解决这个问题最好就是能够三者都满足,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路线,一种是改变最基础的共识算法,告别中本共识去寻找新世界;另一种则是利用改变区块链的架构来处理不可能三角的问题。

公链的大航海时代就是现在

一、改变最基础的共识演算法


陆陆续续我们看到有很多公链,开始采用权益证明(POS)的方式,或者是委托式权益证明(DPOS)。当然,DPOS的公链的确都普遍大幅提升了速度;另一种则是DAG-BASED体系的,例如IOTA。

当然,也有一些人对于安全性存在着侥幸心理,因此通过牺牲部分的“去中心化”,全力去标榜速度与效率。

有一部分公链也因此受到质疑,但他们则通过矿池和算力等问题,去反质疑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去中心化。

其实,这也是人心的博弈。就比如目前有许多Dapp开发者,会选择去速度更快的公链,他们不一定会在乎安全性,或者甚至将重要程度不一样的数据资料上了不同安全性的链。

二、改变区块链的架构

另外一种方式是认清楚区块链的治理架构,进而让区块链分出很多不同的层(layer),并且在不同的层面解决不同的问题。

这一点其实是许多对于公链有长期思考的先行者们选择的方向,他们认为不一定要让安全性、去中心化、可扩展性这三者同时在第一层的区块链上面满足,因此开展出了新的篇章:Layer2。

所谓的Layer2,就是希望能够让Layer1这种全球的共识上,能够死守住安全、以及去中心化这两个特性;剩下的问题则交给Layer2,或者Layer2–2、甚至是Layer3去解决。

最早有这样思想的,是来自比特币的闪电网络,也就是说我们在Layer1之上,可以打开一个在链下(off-chain)的支付通道,过程中我们能够用签名的方式来保障个人的权益,并且当通道关闭时,能够重新让这些状态回到区块链上。

后续以太坊也展开了很多Layer2的应用,例如State channel、Plasma,其实这是一个对于区块链的重新理解,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区块链层,透过不同的共识协议,去完成更多的事情,这样一来可以避免在一个协议上要处理太多的问题,而让协议变得过于复杂,进而产生漏洞。

随着Layer2的概念日益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入基于Layer2的项目,像去年的以太坊开发者大会Devcon4,除了Layer1的Sharding等问题外,Layer2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讨论主题。甚至连跨链交易也有越来越多人想在layer2层面实现。

我们可以想像,未来在这种架构下的区块链,Layer2会像是基本的支付交易,可以在日常中顺利运行,而Layer1则像是法院,当张三和李四的交易出了问题以后,基于我系统的安全性、不可篡改,Layer1可以成为解决争端的仲裁空间。

谁是抱着黄金走在大街上的小孩?

安全性的问题很重要,常常有很多人在质疑POW的价值,包括其可能浪费电力、不环保等都是被质疑的问题,但不可以否认的是,挖矿的成本也造就了它的价值。而有价值,并且能够让更多的矿工和验证者分享价值的公链,它就造就了大家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努力维持整体的利益。

然而目前的公链依旧是存在危险的,区块链的发展时间越长,就会有越来越多人想到更美好,也更有价值的应用。

但是,如果在链上的项目token的价值,比某条公链的价值,或者说是比该公链的矿工收益还要值钱,很多矿工很可能因为收益,或者验证交易的价值不值钱而退出维护区块链交易的工作,那么安全性久可能会受到挑战。

此时这条公链就有如一个小孩子抱着黄金走在大街上,只要有能力、有野心的人就有机会去抢夺运行在其链上的资产,例如通过51%攻击,有机会让链上的Token产生安全隐患。

所以不得不说,在PoW下,起码可以让比特币和目前的以太坊还能够具有足够的安全性。

但或许其他的公链仍然有补救的方法,比如将明星项目和自己的币挂勾,有点像是让一个壮汉服了毒药,叫他当你的保镖,好好保护主人才能获得解药。其实Tron和BitTorrent就有点像是这个概念的开创者,不过如今的BT,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地位,公司内部也存在着很多问题。

还有一些项目正在等孩子长大,但别忘了,去中心化的公链中共识要达成,需要兼顾各方阵营的利益,因此,如果区块链的系统有大规模的变动,在达成共识上,也特别的花时间,不然一不注意,可能就会因为硬分叉导致社区分裂。

例如以太坊的硬分叉,底层作业需要时间,形成硬分叉的共识也需要时间,如果在其中又发现安全隐患等问题,可能又要在推迟更久。

以太坊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时间,从Beacon Chain的Phase0、一路Phase1、Phase2、Phase3…,这样的升级过程,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尤其在Sharding的部分,以太坊并不希望出现一种情况,就是认为达到可扩展性以后,速度从原本的X提高了Y倍,但最后还是一样堵塞。他们想采用的是二次分片( quadratic sharding)的想法,也就是X的2次方,但也因此在架构上特别费事,但能达到不再被扩展性问题困扰的境界。

然而,要完全到ETH2.0,应该会需要数年的时间,这些时间其实也给了其他公链一些生长的时间,但以太坊经年累月的价值,会是以太坊可以“用时间换空间”的一个重大筹码。

一枝独秀的公链尚未存在

我们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中可以发现,在这个领域中会产生“细分垄断”的现象,最后在特定的区域,甚至全球市场,特定的服务将由少数几家公司提供,但目前在区块链的公链领域还没有谁能一枝独秀。因为各个公链的共识算法都有各个算法遇到的问题,有的是速度、有的是安全性,总之区块链的底层技术还存在瓶颈,同时应用场景仍不明确。

但是,我认为随着其他技术更成熟,我们会找到其他更合适于区块链使用的载体,比如来自两方的人工智能进行包含交易的重要合作时,他们的运作过程就可能不存在Garbage In,Garbage out的问题,届时或许更多的区块链服务都能有更好的载体。还有更好的Sensor和通讯技术(例如5G),都可能会是区块链能够搭载的新天地,当然这是我自己开的脑洞,实际上会不会还有待观察,我相信是会的。

另外,未来的公链设计Layer1和Layer2该保持着什么样的关系,能够让Layer1继续存在价值,让验证者、矿工有激励去维护,这又考验着每个公链的经济模型设计了。

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形容着中本共识。

Any needed rules and incentives can be enforced with this consensus mechanism.

期待有人去挑战他。

转自:麦田财经

AD: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