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类信任:区块链+教育的折戟启示

2019-03-22 分类:区块链 统计中...

在正文开始之前,先给各位读者提个醒:本文并不是以一个典型的区块链应用报告,按照以往的套路,区块链与各行业结合的报告模式应该是这样的——行业千疮百孔,痛点频发,区块链则如白衣骑士一般斜刺里杀出,剔除痛点,临阵解围,最终全文在一片皆大欢喜的总结归纳中落下帷幕。而本篇报告却介绍的是一个并不成功的区块链技术落地行业案例。也就是“区块链+教育”。

之所以决定将其发出,主要是因为很多时候失败比成功更有参考意义。别人的成功经验往往是难以复制,但失败的教训却通常可以借鉴,而区块链与教育结合给我们留下的启示、则是在很多从业者的视线之外,还有这一类区块链技术无法解决的第二类信任危机。

一、行业概述

具体来看教育行业的发展痛点。该领域称得上是近些年来去中心化程度位居前列的一个细分赛道之一,由于去中心化的本质实际上是原本集中在中心化机构的权力出现了下沉,因此所谓教育行业的“去中心化”,指的也是原本集中在公立教育机构的教育权下沉到了多个民办教育机构当中。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归根到底是现有的公立教育机构已经无法满足人们对相关信息与技能的渴求——在需求一侧,随着社会竞争的激烈程度加剧、人们的知识焦虑感近年来迅速增强,在时间维度上,对学习和教育的渴望从过去只专注以K12【注】为主的青少年阶段,大幅扩张到小至三五岁、老至三五十岁的各个年龄层,也就是所谓的“终身学习”。
(【注】 K12,是“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幼儿园至第十二年级)的缩写,目前普遍被用来代指基础教育。)

在场景维度上,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教育的场景从过去被局限的线下教室,延伸到了可以使用电子设备的几乎任何场所。在课程门类上,教育的标的也从过去的传统文化课,扩张到了文、体、艺,甚至是一些闻所未闻的创新课程上(譬如职场课、礼仪课、美妆课等等),这些维度的延伸与发展,使得当下的教育市场变得空前庞大。然而与之相对的是,在供给一侧,面对社会对各类教育产品的庞大需求,原有的中心化公立教育机构却由于资源有限,无论是在覆盖年龄、学习时间、还是课程门类上,均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教育权的下沉几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虽然其他的一些信息咨询行业(包括医疗与法律)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行业去中心化的情况,但与这些知识体系已经相对成熟固化的垂直领域相比,教育行业的课程更新迭代速度更快、幅度也更大,导致传统的中心化教育机构几乎无法跟上这一节奏,因此教育权的下沉可以说是既深且广,而我们也看到了“学校到处有、老师遍地走”的情形。

可以说,当前的教育行业已经是一个空前庞大且复杂的领域,在时间维度上,它涉及到幼教、K12、成人教育、国际教育等多个分支,在场景选择上,它包括了线下课、线上课、甚至是某种程度上的O2O;而在专注领域上,它可以涉及到文化课、艺术课、体育课、以及其他一些知识等。这些细分领域彼此之间的差别极大,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在本篇报告中无法对各个赛道所面临的痛点一一涉及,只能先阐述一些相对共性的问题,而对一些典型性不强的场景则选择暂时略过。

二、教育行业核心痛点:课程效果难自证

从上面的分析与描述我们不难看出,在对知识与技能的渴求方面,目前人们的热情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这一热潮背后的另一个尴尬现实是——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愿意为相关的教学产品进行过多真金白银的投入。相关调查显示,相当一部分用户在购买线上课程时的价位心理预期多在100~200元左右。用很多教育机构销售的话来说,也就是一顿饭钱。这种情况的出现,与当前的经济发展水平有限、导致人们在教育领域的预算不够充裕固然有关,但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用户很难确保自己是否能够从市场上各种五花八门的课程中获得足够的“利润”。

通俗的说,他们不能确定自己在这些课程中所获得的收益、是否能够覆盖为之所付出的成本。而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教育行业的特性,决定了它的主要产品——也就是相关的知识、技能和证书,其收益和效果体现出来的周期通常都比较长,这样一来,投资者便很难在中短期内对这笔投资是否物有所值,以及应不应该为之追加资金等问题进行一个为稳妥的判断。

举个例子:某些职业学校经常会承诺学员毕业后将会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月薪达到什么样的水平等等,但问题在于,这些学校的学员毕业并入职往往是入校两三年之后的事情,在这期间,社会产业结构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预期的岗位能否获得理想的收入、相关的证书是否能够得到外界的认可等等问题都是未知的,即便是最好的行业分析师也难以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进而给人带来颇多不确定性。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教育机构所提供的产品不仅反馈周期较长、而且效果与收益也极难量化,例如现在某些针对幼儿的创客教育,对外宣称其主要目的是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和审美水平,然而何谓“好的逻辑思维和审美能力”,目前从业界到用户都没有一个可以进行清晰效果认定的标准。可以说是在原有的不确定性上又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