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两个时代的IBM 能否用区块链抢占下个时代

2019-03-23 分类:区块链 统计中...

错过两个时代的IBM 能否用区块链抢占下个时代


软件时代败给了微软,云计算时代不敌亚马逊的 IBM,正以空前力度布局区块链。

IBM 正疯狂地抢占区块链市场。

3 月 18 日,IBM 宣布已与六家国际银行签署意向书,这些银行计划在 IBM 支付网络 World Wire 上发行稳定币。

摩根大通之后,又一家百年企业对稳定币抛出橄榄枝。

稳定币是一种与法定货币锚定的数字加密货币,它的作用如何尚有争议,稳定币也在尚未在联邦层面获得监管认可。同日花旗银行表示已放弃稳定币相关的尝试,并认为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并无提高效率。作为第一家做出公开尝试支持稳定币的科技巨头,IBM 此举可谓大胆。

一时间,舆论对 IBM 的关注度不断攀升。实际上,这家成立于 1911 年、在外界看来垂垂老矣的老牌科技公司,近几年跟区块链技术联系紧密。

在区块链领域的用力宣传与快速商用,与其之前的谨慎形成反差。

IT 时代垄断大型机市场的“蓝色巨人” IBM,计算机软件时代败给了微软,云计算时代不敌亚马逊。

这一次,IBM 能否通过区块链抢占下一时代的红利?

IBM 的区块链版图:

每年高达 1.6 亿美元投入

IBM 是最早在企业级区块链进行投入的公司。

IBM 公司区块链副总裁 Jerry Cuomo 透露,IBM 在 2014 年就作出了一些探索,并尝试在以太坊上实现,但由于许可模式的限制,IBM 最终选择从零开始自行构建区块链。

这个选择最后的产品,便是今天联盟链领域最为知名的超级账本。2015 年底 IBM 宣布支持由 Linux 基金会成立的Open Ledger Project 开放账本项目,并成为创始成员企业,为此向 Linux 社区贡献了 44000 行代码。这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 Hyperledger Fabric 超级账本项目。

国际大公司牵头组建开源联盟链项目不在少数。除了 Hyperledger Fabric 之外,摩根大通的 Quorum、R3 的 Corda、微软的 Coco。其中 Hyperledger 的社区最为成熟,也在线下举办了不少推广活动,加上 IBM 的有力推动,其认知度应该是国际联盟链项目里最高的。

微软曾于 2015 年底联合纽约创业公司 ConsensYs 推出了基于云的区块链技术平台;2016 年宣布启动“开放的、模块化的区块链组件”计划 Bletchley;但显然 IBM 的开源策略更胜一筹,为其在社区赢得了名声。最后微软于 2017 年跟随 IBM 的脚步推出了开源联盟链项目 Coco。

2016 年 2 月,IBM 宣布推出区块链服务平台,又相继推出可以改善借贷流程的“影子链” Shadowchain、身份认证系统、云端安全服务等区块链项目,并表示在 9 月推出史上最大规模的区块链商用项目。2017 年末,IBM 与 Stellar 合作构建新的“跨国支付解决方案” World Wire,促进在多种货币间的跨境支付。

IBM 的区块链业务发展到今天,已经涵盖食品安全、全球贸易供应链、金融行业、广告出版、广告部门、保险行业、物联网等 7 个场景。相应,IBM 对此的人员与资金投入不菲。

2018 年,区块链业务总经理 Marie Wieck 透露,他们已经招募了大约 1600 名员工探索区块链技术项目,而且在这一新兴行业里的投资及人力资源布局都领先其竞争对手。按每人平均 10 万美元的年薪计算,IBM 公司每年在区块链项目上的支出花费高达 1.6 亿美元。

TNW 最新根据 Glass Forkor 搜集发布的统计显示,区块链领域招聘需求最多的是 IBM,有将近 110 个职位,远远超过甲骨文等企业。


错过两个时代的IBM 能否用区块链抢占下个时代


来源:TNW


与 IBM 和微软相比,在云服务市场遥遥领先亚马逊云服务(AWS)则更为谨慎。亚马逊云服务 CEO 安迪·雅西曾于去年会表示,亚马逊 AWS 将不太可能提供基于区块链的服务。

IBM 在区块链领域的积极与其在云计算市场的大幅落后不无关系,它需要新客户,缩小与亚马逊和微软的差距。IBM Blockchain 的副主席 Jerry Cuomo 曾表示:“我们的销售部门简直对区块链不能更爱,因为区块链带来了复合商机。一条供应链中的几家公司能共享一套区块链系统,如果我们搞定了其中一家,这家公司就能帮我们做有效的隐形宣传。”

更重要的是,IBM 在其发展的百年史中,曾经历过多次需要“重回昔日地位”的时候,但每次自救都跌跌撞撞,而且它再也没有重回第一。

跌跌撞撞的转型史

IBM 前 CEO 郭士纳在自传《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讲述其为公司扭转困局所做的各种决策,以及 IBM 公司的发展历程。

架构庞大的 IBM,每一次转型,确实都像一只跳舞的巨象:艰难而踉跄,却称不上成功。

纵观 IBM 的百年史,可以将其分为从传统制造企业向硬件厂商转型、从硬件厂商向软件服务转型两个部分。

这段转型时跌跌撞撞:硬件时期的它错过了未来垄断 PC 行业的操作系统;软件服务时期,又错失了云计算的市场机会。

硬件时代的 IBM,无论是大型计算机业务还是个人电脑业务,IBM 都在市场占有绝对优势。无奈,因为小看了微软这个“软件服务提供商”,IBM 允许微软将操作系统出售给其他硬件商。最后微软开启了计算机的软件时代,硬件只能打价格战。

后之后觉的 IBM 在 2002 年开始向软件服务业转型。新上任 CEO 的彭明盛提出“随需应变”的战略。IBM 甚至将代表作 Thinkpad 卖给了联想,宣布退出 PC 市场;另一方面,收购普华永道等多家软件公司,力求通过打包齐全的软件产品,全面进入知识服务、软件和顾问等服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