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阿瓦隆挖矿机世纪比特币挖矿机交易平台厂家直销

  5月4日,某电子市场内,一家矿机档口挂出矿机托管广告。矿机利润下滑后,部分商户选择炒币和托管开拓收入,并且有些商家已经在拓展海外业务。

  华强北矿机生意最火爆时一台加价10万还要抢;价格回落后部分商户开矿场“自救”,监管存困难。

  深圳华强北,一条10余米宽、200余米长的步行街两侧聚集着十余个电子市场,素有“中国电子第一街”之称。走进赛格电子市场,原本卖电脑的档口,如今把一个个型号各异的矿机放在柜台最显眼的地方。

  炒币,被公认为一种投机行为。而矿机生意,就像一场对投机行为的投机。

  有数据称,华强北是全球约90%矿机的集散地,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的历史最高峰值时,出货价3万多元的比特币矿机白卡B,市场价一度炒到13万元,创造着随时可能湮灭的价值。

  然而,随着国家监管步伐的加快,比特币价格爬过高点后开始下跌,矿机生意也迎来繁荣后的亏损,3个月后利润下滑90%。

  “魔幻”,商户何国文如此形容这波行情。热潮减退后,有的商户重新拾起自己的电脑配件生意,有的兼职开起了“矿场”,利用砸在手里的机器挖矿,有的则彻底放弃,转行开网约车。

  随着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挖矿大军日益庞大,监管风声收紧。对于个体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淘金的难度和风险正在逐渐增大。

  “变态的行情”

  “13T的蚂蚁S9矿机多少钱?”“期货7300元,现货没有。这款可以挖比特币。”商户何国文来了业务。

  赛格电子市场聚集着4000余家商铺,半数以上做电脑相关生意,配件、组装、维修等等。何国文所在的天雨矿业于2017年初入驻赛格四层时,整层还没有一家专营矿机的档口。

  此后半年,比特币价格涨至2万元,越来越多的矿机销售商入驻赛格,一些此前经营电脑生意的档口也悄然发生变化。

  档口前展示的不再是电脑主机、显示器,而是比特币模型,以及一台台数字货币矿机。电脑维修、组装的KT版广告牌搬到了电梯旁,市场承重柱上、最显眼的位置则换上了数米长的巨幅矿机广告。

  目前市场的主流矿机为蚂蚁S9、蚂蚁T9、白卡B、L3、D3等机型。其中蚂蚁S9、蚂蚁T9主要用来挖比特币,L3挖莱特币,D3挖达世币,白卡B则可以挖比特币等多种数字货币。

  “去年的矿机,有点变态”。提起2017年底时那波矿机行情,何国文如此评价。“那时候白卡B矿机出来,官网价格才3万多元,可市场已经把价格炒到13万多,而且还有一窝蜂的人去买。”何国文说。

  最疯狂时,有人甚至会纳闷,生意怎么会这么好做?

  星嘉矿业的黄宇豪回忆,那时候买矿机靠抢。“一台矿机净利润在几千块,有的能到一两万,上午来了机器,根本不用出办公室,在矿主群里一发,下午机器就没了。而且机器都是50、100台起订,谁先打钱就把矿机发给谁”。

  单纯卖货已经无法满足这种赚钱感。于是,出现了卖期货矿机的玩法。即交一部分定金,买10天后的矿机。然而价格大幅波动之下,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亏得分文不剩”。

  业内有家商户,收了客户3亿元的定金,结果没给人家订货,想等着价格低些多赚点儿,可到交货时间矿机价格反而涨了,商户卷钱跑路,至今也没找到。

  监管没有跟上,跑路、违约事件让矿机市场更混乱,许多人第一次感觉到疯狂背后的危机。

  14万的矿机,仨月跌破1万元

  暴利终归没有持续多久,几个月后的暴跌同样让人“惊心动魄”。

  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的历史最高峰值,随后币价开始下跌。

  2018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

  根据通知文件,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整治办填报辖内“挖矿”企业有关情况。具体包括矿机数量、耗电情况等企业基本情况、营业收入、纳税情况等营收情况,以及执行电价、场租情况等享受优惠情况和环保、安检情况。文件显示,基于调查情况,各地整治办需要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

  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比特币2000亿美元市值悄然蒸发,矿机生意也随之走低。

  据介绍,1月底,A3矿机价格开始下跌,一天能跌1000元到2000元。4月,B3矿机也从1.7万掉价到1.1万元。

  3个月不到,矿机就变成了一个个烫手的山芋,“只要压货,一定亏本。”一店主称。

  受影响最大的是做期货的商户,一位商户称,他的客户1月底以4万多元的价格买了A3矿机的期货,在2月初拿到矿机后官网价格就跌到了7000多元。